•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股市走势

熊猫绿能高层换血 或引国资纾困

2019-09-11 00:20:49东方财富网股吧810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张英英 吴可仲

K图 00686_0

  两年前,世界首座熊猫外形的光伏电站在山西大同并网发电,这让电站背后的运营方——熊猫绿能(00686.HK)名声大躁。

  该公司曾在2016年宣布“熊猫100计划”(在全球范围内建设100座熊猫电站,总装机容量达到5GW),熊猫电站还被列入了联合国与中国政府《关于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行动计划》。

  如今,在“熊猫100计划”未竟之际,熊猫电站的推动者、熊猫绿能董事会主席、李原却宣告离职。6月27日晚间,熊猫绿能发布公告,称包括李原在内,公司董事及高级管理层共4人辞职。

  7月9日,一位接近熊猫绿能的知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熊猫绿能已开启了裁员和出售资产计划,且存在出售公司的可能性,而接盘者可能是国资企业——北京京能清洁能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能清洁能源”,00579.HK)或青岛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城投”)。对此,记者联系熊猫绿能方面采访,但截至发稿,该公司并未作出回应。

  未竟的“国宝”梦

  公开资料显示,熊猫绿能成立于2000年,是全球光伏电站的投资、开发和运营商。公司名称几经易名,先后历经太益控股、金保利新能源、联合光伏和熊猫绿能发展阶段(注:不同发展阶段,均以熊猫绿能称呼)。而直至2013年6月,金保利新能源完成收购央企招商局集团旗下新能源投资平台——招商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自此才开启了在全球范围内投资、开发和运营光伏电站的新篇章。

  而李原正是翻开这一页新篇章的关键人物。在很多人眼里,李原是一个有激情、有梦想的浙商,做事雷厉风行,对于笃定的事情便想“做大做强”。背靠招商新能源这棵大树,他的梦想似乎更有了“膨胀”的资本。

  与深耕光伏产业上游和中游的多数玩家不同,熊猫绿能选择了下游电站端,开创了收购的商业模式。

  李原曾在多个场合公开介绍过该模式,即一边大举收购光伏电站储存项目,一边借助招商新能源的支持来融资,并通过光伏电站发电量来实现盈利。

  似乎一切看起来都顺风顺水。记者通过梳理公开资料和财报发现,2013~2018年熊猫绿能装机容量分别为140 MW、517 MW、936.8MW、1.29GW、2.09 GW和2.3GW,6年时间业务增长了15倍。2013年以来,熊猫绿能还吸引了各路财团纷纷投资助阵,其中包括东方资产、复星国际、平安保险、招商资金、中国华融、中信资本、拔萃资本、华夏人寿、青岛城投、欧力士和亚太气候资本等机构和企业,建立了多元化的融资渠道。

  李原的梦想不止于国内。他不仅希望熊猫绿能成为“中国光伏行业领跑者”,还要成为“全球能源转型样板”。2015年,李原开始考虑将触角延伸至海外市场。2016年9月,熊猫绿能宣布引入ORIX Corporation全资附属公司欧力士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及长期策略合作伙伴,并于2017年3月成功引入欧力士和亚太气候资本。

  “熊猫电站”是熊猫绿能走向世界的一个载体,同时也是李原描绘的关于清洁能源梦想的一个伟大构想。李原在2016年提出“熊猫100计划”:未来五年,在全球范围内建设100座熊猫电站,总装机容量达5GW。据了解,2017年5月熊猫电站正式列入联合国与中国政府《关于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行动计划》。目前国内已经建设了5座熊猫电站,分别坐落于山西大同、西藏昌都、广西贵港、安徽两淮和四川甘孜州。

  如今,李原离职,“熊猫100计划”是否会因而搁浅?对此PGO(光伏绿色生态合作组织)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还会继续建设,PGO会员企业都会积极推进,现在又在广东策划一个200MW的熊猫电站 。

  当然,不仅仅是熊猫电站,记者注意到在国内光伏领跑者项目或者其他一些重大项目中,时常也会看到熊猫绿能中标的身影。以领跑者项目为例,熊猫绿能陆续中标领跑者计划中的山西大同、内蒙古包头、安徽两淮和山西长治等地的项目。

  “风起于青萍之末”。而这一切也随着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不断扩大和2018年“5·31”光伏政策的来临,在暗暗发生着一些变化。

  高层大换血

  曾经豪言“5年内建设100座熊猫电站的李原辞职了”?一时间,业内议论纷纷。

  熊猫绿能的一位员工认为,“5·31”新政后的下半年,疲软的市场环境下,李原持续高速扩张步伐思路和格调,可能触及了大股东招商新能源的增资底线。而一位接近李原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可能是因为太累,现在国家拖欠他们(公司)几十亿元补贴,融资贷款、还本付息压力都太大。

  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熊猫绿能应收账款40.93亿元,其中电价补贴应收账款为29.29亿元。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2018年下半年以来,公司收到的补贴仅为约7.5亿元。

  受“5·31”行业危机影响,国内大部分光伏市场被按下了暂停键,熊猫绿能也无奈放缓了收购和建设电站的步伐。记者统计,2018年熊猫绿能仅仅增加200余兆瓦装机量。公司方面表示,在光伏行业转型之际,公司将利用自身先进的电站运维经验及技术来发展轻资产业务和降低营运成本,拓宽融资渠道以优化融资结构。

  对此,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特约观察员红炜对记者表示,“虽然熊猫绿能有招商局背景,但同样是上市公司,大股东不可能无条件支持。”

  事实上,对于重资产运营的光伏电站开发商而言,长期的高负债运行确实是一个致命性问题。

  记者统计发现,2014~2018年,熊猫绿能连续5年负债率平均80%以上。截至2018年12月31日,熊猫绿能共计负债249.05亿元。

  记者注意到,在此背景下,熊猫绿能积极引入策略性股东,优化股权结构。2019年3月21日,成功引入包括青岛城投、招商新能源集团两名代名人——深圳国调招商并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深圳市国协一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国华融海外投资控股、亚太能源及基础设施投资集团。

  此外,为改善公司现金流,今年3月19日,熊猫绿能宣布出售一家拥有六座位于英国总装机容量约为82.5兆瓦光伏发电站的附属公司,回笼资金3404.9万英镑。7月5日,熊猫绿能宣布4335万元售丰县晖泽光伏能源17%股权。

  值得指出的是,在李原等高管离职之际,卢振威、钟晖这两位“招商系”人士则分别被任命为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及CEO。

  “调任熊猫绿能首席执行官的钟晖,就是招商系那边与熊猫绿能对接光伏业务的负责人,这次过来接管,任务实际上就是要降本增效,进一步优化资产机构,会不会打包卖掉都有可能。”知情人向记者透露。

  裁员、国资接盘?

  高层大换血后,熊猫绿能一波新变动似乎正在酝酿。

  7月9日,一位接近熊猫绿能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熊猫绿能内部正在裁员,员工补偿标准为“N+1”。

  7月10日,记者来到北京国投财富广场5号写字楼,熊猫绿能北京办公处就设置于此。记者在熊猫绿能办公区看到,一、二层的办公区略显空荡,偌大的区间只看到几个人在办公。

  随后,记者以匿名身份致电熊猫绿能咨询应聘事宜,对方表示:“应该不招人了,可以问问人力资源方面。”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除了裁员之外,熊猫绿能可能还会被出售,接盘者是国资企业京能清洁能源。同时,记者还从熊猫绿能的合作伙伴处了解到,最近公司经营情况不太好,确实在裁员,可能会被股东青岛城投接盘。

  对此,记者向京能清洁能源和青岛城投方面采访求证,但均未获回复。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城投成立于2008年,是青岛市政府直属的国有企业,业务领域涵盖金融、环保、地产、金融、新能源等领域。据大众网报道显示,该公司光伏电站开发总规模达到2GW,并网1.4GW,已成功跻身国内光伏领先行列。

  记者注意到,青岛城投是熊猫绿能的主要股东方之一,前者曾于2019年3月认购熊猫绿能部分股份。

  而京能清洁能源成立于2010年,是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控股公司。公司业务涵盖燃气发电及供热、风力发电、光伏发电、中小型水电及其他清洁能源业务。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控股总装机容量为8667兆瓦。其中,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为1168兆瓦,主要分布在西北及华北地区。


标签:熊猫绿能股吧  hk00686股吧  熊猫绿能怎么样  熊猫绿能分析  

成功大赢家提供的股票走势,股票荐股,股市预测,模拟炒股信息及广告展示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