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股市行情

城投债创新高B面:超200家城投公司“退市”

2020-10-02 09:49:27东方财富网股吧700
来源:中国经营报

  债券圈的城投信仰,依然金身不破。

  9月29日,吉林神华集团私募债“17神华01”在前一天违约后很快完成兑付,仍是由吉林市铁路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林铁投”)作为担保方代偿。吉林城投是吉林市国资委100%控股的城投平台,此前的2019年9月,吉林城投就对吉林神华集团的债券延期进行过代偿。

  数据显示,截至9月29日,城投债存续12481只,较年初增长2069只;城投债总存量为10.35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37万亿元;存续城投公司2321家,较年初增长了33家。

  2020年以来,中国基建项目在疫情影响下依然加速推进,融资政策宽松,城投债发行量持续上升。根据穆迪、申万宏源等机构的分析,预计2020年中国境内城投债发行总额将创历史新高。

  在城投债继续高歌猛进的情况下,城投公司的盈利情况却不容乐观。申万宏源对城投公司半年报数据分析后认为,多数城投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现金流继续恶化,营业利润中位数仅为6%,总资产收益率较2019年继续下行。

  城投债将再创历史新高

  2020年上半年,全国城投债发行达2.47万亿元,同比大增63.0%,净融资规模约1.51万亿元,已超2019全年水平。

  在东方金诚首席评级总监裴永看来,扩大基础建设投资是中国逆周期调节经济的重要手段。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上半年国内经济增速大幅放缓,而下半年海外疫情持续蔓延,又对中国经济运行形成制约。在此背景下,城投企业表现出了自身的使命与担当,积极投资基建,加之城投公司本身存在债务集中兑付的压力,在市场流动性充裕、融资成本低的情况下,上半年城投债市场发行再创新高。

  进入三季度,城投债发行继续提速。截至9月底,国内城投债共发行了4066只,规模达3.2万亿元,相较于2019年去年同期的3091只、2.5万亿元规模,分别上涨31.5%和28%。

  根据穆迪的研究报告,中国境内城投债发行总额,将在2020年创下新高。申万宏源同样认为,由于国内基建项目加速推进,城投融资继续向好,预计城投债的发行量继续上升,预计超越2016年的历史最高点。

  尽管如此,在今年城投债火爆的背景下,有200多家城投发行人在债券到期之后,不再发行债券。

  数据显示,在消失的224家城投公司发行人名单中,涉及全国224个省市。其中,江苏、辽宁、浙江省的城投公司发行人退出的最多,分别有26家、20家和16家。这些退出发行的城投公司,此前共发行686只债券数,累计发行债券金额为3438.61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从这些城投公司的评级来看,虽然各类评级都有涉及,但是“AA”级城投公司共有110家,占到了退出发行城投公司的一般以上。还有部分评级最高“AAA”的发行人,如上海松江城镇建设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重庆渝富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等。

  “发债的城投公司的评级主要集中在AAA、AA+和AA,AA实际上是比较低的评级了。”一位债券从业者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AA+以上评级的城投公司发行债券才相对顺利些。而今年一些评级低的城投公司退出发行,主要原因是丧失了发债资格或不能找到担保方。

  数据显示,在2020年城投债评级结构中,AAA评级占到了32%,AA+占18%,AA规模占比只有约10%。

  另外,今年还有多家城投公司的评级或评级展望被下调,包括了文山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四川金财金鑫投资有限公司,韩城市城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呼和浩特春华水务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湖南昭山经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等。

  “虽然有部分城投公司消失,但是每年也有新增的公司,总体数量增加的。”前述债券从业者告诉记者,由于城投公司资金是刚需,需要进行基础建设或者滚续借新还旧,尤其是在非标融资受限的情况下,城投债规模必然创新高。

  城投公司盈利继续下降

  9月15日,贵州茅台(600519.SH)公告称,子公司贵州茅台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将开展固定收益类有价证券投资业务,投资总规模不超过其资本总额的70%。

  由于固定收益类有价证券投资业务主要是指债券,此举也被市场解读为“茅台要买贵州城投债”,帮助贵州化解债务风险。记者向贵州茅台董秘办询问子公司上述投资的具体投向,对方表示,主要是国家规定的固定收益类有价债券可投范围,比如国债、金融债、企业债等。

  这也意味着,城投债将成为贵州茅台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可选投资标的。

  2018年以来,贵州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凸显。2019年贵州省政府债务率146.3%,负债率在全国首位。据普益标准统计,2018年以来,贵州省的城投非标违约事件数位于全国首位,达到了53个,远超过排在第二的内蒙古和云南各7个的违约数。

  “此次贵州省搬出了家底贵州茅台,可见其化解债务风险的决心。”一位债券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两年债券圈对贵州城投发的债非常谨慎,贵州茅台拥有强大的现金流,相当于给贵州城投企业“增信”,后续效果仍有待观察。

  不仅是在贵州,在全国城投债规模不断走高,地方政府负债率持续上行,潜在的风险仍然值得关注。财政部的数据显示,前8月,全国财政收入仍然为负增长,同比下降了8.7%。分省数据来看,湖北、海南、黑龙江、陕西、山西、宁夏、内蒙古以及北京市,在2020年前7个月的财政收入下滑速度均超过10%。

  申万宏源债券团队不久前对已经披露了半年报的2000家城投公司进行研究后发现,相较于2019年城投公司的财务数据,多数城投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营业成本同比增长了75%,营业利润仅为6%,总资产收益率相较于2019年继续下行。另外,城投公司在今年上半年长期借款同比增加了46%,有息负债增速明显上升。城投公司的现金流总体继续恶化,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净额同比减少8.8%。

  一位债券从业者告诉记者,从总体情况来看,城投公司的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都是下降的,未来打破刚兑也是必然的。“只不过目前感觉还没到时机,整个市场没有做好准备。”


标签:财经评论股吧  cjpl股吧  财经评论怎么样  财经评论分析  

成功大赢家提供的股票走势,股票荐股,股市预测,模拟炒股信息及广告展示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

成功大赢家股市动态